句子大全

搜索句子

古堡

综合 作者:呦乐乐 

周末,傍晚,坐上回家的列車,搖搖晃晃的節奏催人入眠。“夢裏,一個漆黑的夜晚,一個手持蠟燭的孩子,推開一扇門,闖進了一所老屋……”。爸爸打來的電話,把我從夢幻之旅中追了回來。回神一想,夢裏的那所老宅不就是我童年裏的那座“古堡”嗎?

列車滴答滴答在山間奔走着,忽閃忽閃的燈光點綴在路途的樹叢裏,猶如起舞的螢火蟲。小時候古堡裏爺爺講的故事,随之上了心頭。“從前有條河,河邊有座山,山上有座廟,廟裏有個老和尚,長得特别俏,俏也不争春,隻把春來報,待到山花爛漫時,他在叢中笑”。腦海中浮現出了老屋通道牆角上一幅幅塗鴉,自己不知不覺暖暖地笑了。

清明的四空裏沁着微微的芳馨,夜雨滌盡了一切的塵污。帶上耳塞,漫步村道。一路晨練的雞鴨鵝拍打着笨拙的小手,追随着它們,來到了曾經“保護”我的城堡。眼前,兩扇略顯笨重的大門油漆已斑駁,綻開一條條深深湝的裂縫,好似老人額頭遍布的魚尾紋。因爲少有人住,古堡的庭院地板已被竹筍拱得疏松,房間基本已經坍塌睡去。回頭細細想,記憶裏,走出古堡,就再也沒有回去住過。老屋有多老,我并不知。

記得,童年那時的生活節奏比較緩慢,物資也比較缺乏,自己藏在百寶箱中的那些秘密便是那山間大自然的饋贈。“八月的梨子九月的楂,十月板栗笑哈哈”。如今的麥當勞、哈根達斯、披薩、三隻松鼠等等美味,童年裏,聽過,但買不起。靠山吃山,靠水喝水。自然我和哥哥的零食都來自于這山間的“樹裏樹外”,不花錢,隻需要時間和精力方可吃一年。記得每到秋季,我和哥哥如同兩隻小精靈般在這零食樹上爬上爬下,如同松鼠小分隊囤積糧食般,一次又一次開取我們的地下活動,把我們的大金庫存的滿滿的。每當爸爸媽媽在外奔波時的“晚歸”,床底的“豪華盛宴”就是我們的秘密。另外,山楂也是我童年裏最好的水果了,現在家鄉已經看不到這種樹了。每到秋季大雨過後,滿地的山楂就是上天賜予我們的美味。它的果實果肉薄,入口味微酸澀,多吃山楂能促進脂肪類食物的消化,促進胃液分泌和增加胃内酶素等功能。每到九月霜後取山楂實帶熟者,去核,曝幹,便成爲我和哥哥的飯前飯後的“開胃菜”以及“糖果”。

爺爺奶奶健在時,一下雨老屋就滲水,頓時大院裏“炸開了鍋”,一下熱鬧起來,各家拿着家裏挑水用的桶和臉盆找出水口。“這裏漏得的厲害,那裏落到縫紉機上了”,就這樣一晚的忙碌迎來了早晨上房補房的你呼我應,你上房,我背瓦,你和泥,我搬瓦。“小心一點!幫襯着扶着梯子!小心滾落的瓦礫!”一切那麽自然、簡單、溫馨。院裏的祖祖輩輩就是在這樣的“縫縫補補”中不斷成長着。記憶中古堡從不上鎖。偶爾上鎖,那也是啞鎖。爲了防止家禽闖進去搗亂,偶爾用個木棍把大門縫合——老家把這種鎖門的方式叫做木插削。

小時候老家經常停電,晚上捧着書,煤油燈下的那份溫情,那股熨貼着心靈的溫情,伴我走過了那個如水的童年。也是在這如豆的燈光下,告别了我的童年時代。如今老屋已纏滿了枯草。隻有那枯黃的蒿草葉,還有那青黃的竹葉相互的輕輕拍打聲,唱着當年一樣的搖籃曲,搖曳着夢中的記憶。

歲月匆匆流逝,追逐打鬧的孩子們離開了,日夜操勞的守城人也離開了,那座布滿青苔爬山虎的古堡久經風霜,“風華不再了”,可精神依然健在。

古堡

古堡後的小山坡修高鐵已經被鏟平了,和小夥伴們雨後建水壩,拍泥人等等那些泥土堆起來的故事還在心中起着淡淡的漣漪,滿臉的泥巴構成了我童年的主旋律。那些不知名的樹木上,“童子軍們”擡着竹竿,光着腳丫在上面掏鳥窩,捕知了……

童年的古堡,我成長的地方,曾經小夥伴的互相追逐,爺爺奶奶的再三叮囑,蘋果一人一半的兄弟情,離我是那麽的近卻又那麽的遠。如周克武說道:‘太陽漸漸沉落,屋檐下飄落起奶奶長一聲短一聲催我回家的呼喚。我,還有雞們、鴨們、牛羊們,朝同一個方向--炊煙輕坏睦衔荩に榱艘宦窔堦枴!乙搽y以自控地擡眼望望,屋頂的炊煙仿佛還在,柴火飯的香味仿佛還在,飄飄拂拂,又落到了我的鼻尖上。此刻,我真想再像孩提時那樣,一路飛跑進屋,猴急火急拈起一塊香噴噴的白米鍋巴塞進嘴裏,再聽一聲奶奶罵我“饞貓”……是她讓我把所有的懦弱和卑微都一一“掩藏”,讓我不矜不伐,使我變得格外堅強,使我的世界明亮,即使被推到黑暗的角落我也不會再感到恐慌彷徨,因爲那裏有我的城堡。

周末,傍晚,坐上回家的列车,摇摇晃晃的节奏催人入眠。“梦里,一个漆黑的夜晚,一个手持蜡烛的孩子,推开一扇门,闯进了一所老屋……”。爸爸打来的电话,把我从梦幻之旅中追了回来。回神一想,梦里的那所老宅不就是我童年里的那座“古堡”吗?

列车滴答滴答在山间奔走着,忽闪忽闪的灯光点缀在路途的树丛里,犹如起舞的萤火虫。小时候古堡里爷爷讲的故事,随之上了心头。“从前有条河,河边有座山,山上有座庙,庙里有个老和尚,长得特别俏,俏也不争春,只把春来报,待到山花烂漫时,他在丛中笑”。脑海中浮现出了老屋通道墙角上一幅幅涂鸦,自己不知不觉暖暖地笑了。

清明的四空里沁着微微的芳馨,夜雨涤尽了一切的尘污。带上耳塞,漫步村道。一路晨练的鸡鸭鹅拍打着笨拙的小手,追随着它们,来到了曾经“保护”我的城堡。眼前,两扇略显笨重的大门油漆已斑驳,绽开一条条深深浅浅的裂缝,好似老人额头遍布的鱼尾纹。因为少有人住,古堡的庭院地板已被竹笋拱得疏松,房间基本已经坍塌睡去。回头细细想,记忆里,走出古堡,就再也没有回去住过。老屋有多老,我并不知。

记得,童年那时的生活节奏比较缓慢,物资也比较缺乏,自己藏在百宝箱中的那些秘密便是那山间大自然的馈赠。“八月的梨子九月的楂,十月板栗笑哈哈”。如今的麦当劳、哈根达斯、披萨、三只松鼠等等美味,童年里,听过,但买不起。靠山吃山,靠水喝水。自然我和哥哥的零食都来自于这山间的“树里树外”,不花钱,只需要时间和精力方可吃一年。记得每到秋季,我和哥哥如同两只小精灵般在这零食树上爬上爬下,如同松鼠小分队囤积粮食般,一次又一次开取我们的地下活动,把我们的大金库存的满满的。每当爸爸妈妈在外奔波时的“晚归”,床底的“豪华盛宴”就是我们的秘密。另外,山楂也是我童年里最好的水果了,现在家乡已经看不到这种树了。每到秋季大雨过后,满地的山楂就是上天赐予我们的美味。它的果实果肉薄,入口味微酸涩,多吃山楂能促进脂肪类食物的消化,促进胃液分泌和增加胃内酶素等功能。每到九月霜后取山楂实带熟者,去核,曝干,便成为我和哥哥的饭前饭后的“开胃菜”以及“糖果”。

爷爷奶奶健在时,一下雨老屋就渗水,顿时大院里“炸开了锅”,一下热闹起来,各家拿着家里挑水用的桶和脸盆找出水口。“这里漏得的厉害,那里落到缝纫机上了”,就这样一晚的忙碌迎来了早晨上房补房的你呼我应,你上房,我背瓦,你和泥,我搬瓦。“小心一点!帮衬着扶着梯子!小心滚落的瓦砾!”一切那么自然、简单、温馨。院里的祖祖辈辈就是在这样的“缝缝补补”中不断成长着。记忆中古堡从不上锁。偶尔上锁,那也是哑锁。为了防止家禽闯进去捣乱,偶尔用个木棍把大门缝合——老家把这种锁门的方式叫做木插削。

小时候老家经常停电,晚上捧着书,煤油灯下的那份温情,那股熨贴着心灵的温情,伴我走过了那个如水的童年。也是在这如豆的灯光下,告别了我的童年时代。如今老屋已缠满了枯草。只有那枯黄的蒿草叶,还有那青黄的竹叶相互的轻轻拍打声,唱着当年一样的摇篮曲,摇曳着梦中的记忆。

岁月匆匆流逝,追逐打闹的孩子们离开了,日夜操劳的守城人也离开了,那座布满青苔爬山虎的古堡久经风霜,“风华不再了”,可精神依然健在。

古堡后的小山坡修高铁已经被铲平了,和小伙伴们雨后建水坝,拍泥人等等那些泥土堆起来的故事还在心中起着淡淡的涟漪,满脸的泥巴构成了我童年的主旋律。那些不知名的树木上,“童子军们”抬着竹竿,光着脚丫在上面掏鸟窝,捕知了……

童年的古堡,我成长的地方,曾经小伙伴的互相追逐,爷爷奶奶的再三叮嘱,苹果一人一半的兄弟情,离我是那么的近却又那么的远。如周克武说道:‘太阳渐渐沉落,屋檐下飘落起奶奶长一声短一声催我回家的呼唤。我,还有鸡们、鸭们、牛羊们,朝同一个方向--炊烟轻笼的老屋,踏碎了一路残阳。’我也难以自控地抬眼望望,屋顶的炊烟仿佛还在,柴火饭的香味仿佛还在,飘飘拂拂,又落到了我的鼻尖上。此刻,我真想再像孩提时那样,一路飞跑进屋,猴急火急拈起一块香喷喷的白米锅巴塞进嘴里,再听一声奶奶骂我“馋猫”……是她让我把所有的懦弱和卑微都一一“掩藏”,让我不矜不伐,使我变得格外坚强,使我的世界明亮,即使被推到黑暗的角落我也不会再感到恐慌彷徨,因为那里有我的城堡。


相关文章:

网友评论:
最新文章